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民生 > 正文

另一个他们

2018-11-06 13:16 伊犁晚报  

在村里,每天接触最多的除了村民,大概就是村干部了。

一起吃饭,一起工作,你慢慢了解了我的脾气,我也逐渐知道了你的性格,既有小小的磕磕绊绊,更多的是彼此的理解和包容,那感觉就像一家人一样。

坐在办公室,站在村民面前,拿着文件认真传达,仔细聆听村民反映问题的时候,她是严肃认真的村党支部书记。

在稻田里查看闸口流水情况,协助大风中房前屋后大树被刮倒导致房子和院墙受损的农户办理砍伐手续时,他是经验丰富的村委会副主任。

和村里的党员谈话,去看望村里的孤寡老人时,他是村党支部副书记。

打开电脑,快速整理各种表格数据,打电话通知村民参加夜校培训,将各种文件资料整理归档的时候,那个忙碌的像小蜜蜂一样的女子是村里的党建干事,被我们称为“两办主任”。

在工作岗位上,我的这些同事们是村干部,是最基层管理体制里千线穿一针的那个针眼,也平凡,也重要。

而在他人目光的另一面,他们是别人的母亲、孩子,是要靠自己的双手养家的顶梁柱,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村里食堂的大师傅请假去检查身体,没有人做饭。中午饭点前,村党支部书记李大姐干完手头的工作后,挽起袖子走进厨房,淘米洗菜,生火做饭。

一个星期只有周六的巴扎日食堂才能大量购买蔬菜,这也是一周的菜品,芹菜放久了会发黄,必须先吃,豆角炒肉的时间要久一些,葫芦瓜和土鸡蛋炒能增加营养。炒菜时肉多放些,同事中有很多小伙子,要吃饱,更要吃好,这样在工作的时候才充满精力。

她动作娴熟,搭配得当,很快就做好了午餐,简单却美味。

除了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平时李大姐还教食堂大师傅打面糊糊、蒸花卷,如何能让牛肉炒出来口感鲜嫩,哪两种菜品搭配味道会更好……

从自家菜地拔一把栽种的野芹菜送给大家吃,从别处搜集到的菜种子,她记挂着发给村民,撒在地里……这个时候,她更像一个婆婆妈妈的居家妇女,唠叨,但是细致,温和。

早晨不到七点,村委会副主任老胡就要起床,不是给请来春耕的帮工准备要带到地里的午餐,就是骑着摩托车去自家的地里查看,哪块地该浇水了,哪道埂子要打药了……撒播比较晚的种子刚发芽,昨夜的大风吹过会不会有大量的漂浮堆积?在办公室开会时穿的西装在家是不会穿的。从稻田里回来,他满脑子想的是如何驱赶刨食稻种的野鸭子,或者该购买哪种农资?

毕竟,家里种地的活儿全压在妻子身上,他很内疚。

小田和小徐是村委会比较年轻的干部,一个“80后”,和我弟弟一样大;一个“90后”,和我妹妹一样大,跟他们在一起,我更多时候感觉就像与远方的弟弟妹妹在一起一样。

小田放下手中的鼠标,就开始研究村委会的复印机怎样装置墨粉,厚厚的说明书要一页一页翻看,能自己解决的问题最好不请人,能不花钱解决的事情当然要自己动手,这是村里的“潜规则”。忙完这些,看到巷道今年新种的花卉地快干了,他提着水桶到跃进渠提水浇灌。

到巴扎给食堂买菜的时候必须斤斤计较,能省一点算一点。工作队队员老唐买了几条鲫鱼,他下厨烹制,配上豆角和胡萝卜,居然好吃得不得了。

与小徐一起住户的时候,我问得多,她干得多。

对于农村生活长时间的疏离,使得我对村人认为天经地义的事情也好奇和不解,这个没见过,那个搞不懂,一进门,我就好像有无数的问题在心里涌动。

小徐一般不吭声,看到主人正在编苇席,她上前接过主人手里的篾条,弯下身子就干活儿。“挑二压四”编起来比较快,但“挑三压三”则编出来的席子细密好看。说起这些活计,她熟稔于胸。一张席子是3.8米长,她接手的时候大约编了一半,蹲在地上半个多小时,篾条翻飞,双手舞动,编织、收边、剪边、洒水、卷筒,一气呵成,动作麻利得像个专业工人。

偶尔难得清闲,与他们聊天,除了工作,内容同样绕不过“电子游戏”“流行歌曲”“热门电影”这些当下年轻人都关注的话题,一样会没心没肺地开玩笑,一样会没大没小地互相挤对。

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身在其中的人们都不会是一个样子,正襟危坐的是他,开怀说笑的也是他;一本正经的是她,口无遮拦的也是她。也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感受到人生立体真实的样子。

大约是多年的新闻和文字工作经历让我养成了喜欢观察和询问的习惯,在这种交流互动的过程中,我尊重那个众人眼里的你,也更愿意留意那个不为人知的你,生活的表层和内在就在这样的求证和反复里得以呈现,

这一面,是你。

那一面,也是你。(记者蔡立鹏)

责任编辑:安晓芸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 }else{ document.write(''); }